木兰没长胸

缓慢地爬坑

【24D】无题

(又名《求婚大作战》)

第五章

CP:X-24/Donald Pierce

分级:M

概要:接狼三剧情,唐纳德带着X-24同居的故事


前言:单数是唐纳德视角,双数是24视角。微博@垃圾真好吃,在lof也备份一下


这章有一个新人物出现,并不是我原创的,相关注释放在文末了





8

"我太爱你了。"

电视里,本·阿弗莱克单膝跪地,深情地望着金头发的女人。

"你愿意嫁给我吗?"

他一字一顿地说。

詹妮弗·安妮斯顿拿着戒指哽咽起来,她点点头。

"愿意,我当然愿意。"

两个人幸福地拥抱在一起,嘴唇碰上嘴——

"噢拜托——"

唐纳德大叫一声,左手一巴掌摁在X-24的脸上。

24迷迷糊糊地刚要睡着,顿时清醒过来。他支起头来,看着电视里的一男一女。

唐纳德拍拍24的脑袋,24便重新躺在他的大腿上,机械手一下一下地拨弄着他的头发。

"这也太俗套了。"唐纳德把腿搭上茶几。

(X-24明明记得两个小时前唐纳德看到电视里在放这部电影,就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不动了。)

"他们在干什么?"X-24开口问道。

"这个男的在跟她求婚。"

他接着问他求婚是什么。

24感觉唐纳德看了他一眼,然后不自在地扭了一下。

"求婚就是,"他清了清嗓子,"就是当你找到了某个人,一个你想和他共度余生的人——"

24用余光瞟了一眼唐纳德,发现他的耳朵好像红得不正常。

"——然后问他愿意不愿意和你一起共度余生。"

电影结束了,演员表开始在屏幕上滚动。唐纳德伸了个懒腰,拍拍24。

"好了,快起来。你的头沉死了,今天该你刷碗。"



9

唐纳德在午夜时分醒来。

准确地说,是被X-24推醒。

唐纳德刚想出声,他的男孩就用手死死捂住他的嘴。X-24全身肌肉紧绷,警觉地盯着窗外,鼻子微微抽动着。

一股危险的气息触动了唐纳德的神经,他瞬间清醒过来。

屋子外面有人。

"几个人?"唐纳德拿开24的手,低声问道。

"很多。"24小声地说。

他又闭上眼睛,"我听到飞机。"

直升飞机。唐纳德翻身起来,没有时间了。

他一把从床下拽出来一个帆布袋,又掏出一个黑色的背包,塞进X-24怀里。

"拿着,"他一边从袋子里拿出枪和弹药一边说,"你从后面走,去树林里,趁他们还没包围这。"

"快啊!"唐纳德见24站在原地不动,低声催促他。他把沉甸甸的弹匣塞进裤兜里,他已经能听见直升机螺旋桨的声音了。

"听着,"唐纳德扳过24的后颈,在他干涩的嘴唇上重重落下一个吻,"我们得分头走,这样更安全。他们想要的是你,相信我,我不会有事的,好吗?"

X-24点点头,拿起背包——唐纳德之前在里面放了现金,护照,以及几瓶绿色的血清以备万一。

"你知道在哪等我。"他看着24,声音沙哑得可怕。

等到X-24的身影终于消失在他的视线外,唐纳德才放任自己靠在墙上,开始大口喘气。

他的牙齿止不住地上下打颤,他握紧了枪,机械手发出哗啦声响。他向窗外望了一眼。

雇佣兵。四倍标准配置,唐纳德猜还有狙击手。他们在夜色下行动迅速,两组人从窗下经过,应该是去后门包抄了。唐纳德看了一眼黑漆漆的森林,有点庆幸24及时走了。

他听到皮靴踩在他们不结实的门廊上发出的嘎吱声,紧接着是一声巨响,大门被踹开了。

唐纳德做了两个深呼吸,听着自己的心跳声一下接着一下,和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合二为一。

他抓着门把手,在心中默默计算着距离。脚步声停在门外,唐纳德屏住呼吸,用最大的力气猛地推开门,来人被撞得滚下楼梯。

他紧跟着冲出去,举枪、瞄准、射击,然后再次瞄准。

房子里瞬间变得混乱无比。 

一时间,嘈杂的枪声,脚步声,喊声,痛呼声交杂在一起。

唐纳德没有给自己一丝喘息的时间,更多的雇佣兵冲进来。他数着枪响,在打空了一匣子弹后又去拿下一匣。一颗子弹擦过他的腰侧,唐纳德闷哼一声,家具的木屑在他身后炸开。

该死的,那是他和24一起做的书架。痛觉刺激着唐纳德的神经,他调整枪口,扣动扳机,面前的雇佣兵捂着膝盖爆发出一声凄厉的嚎叫。

又有几颗子弹贴着他的头皮擦了过去,唐纳德回身反击,他的子弹快用光了。

他只有一个人,而对面的人越来越多。唐纳德咬紧牙关,开始助跑。

三秒后,他从屋内破窗而出,重重摔在草地上,碎玻璃划伤了他的脸。

唐纳德呻吟着,正要支撑自己爬起来,一只皮靴踩上了他的背,枪口抵上了他的后脑。

到此为止了,他脑海里有一个声音说。

直升机轰鸣着降落在草地上,螺旋桨掀起一阵阵气浪,唐纳德被两个人架着,拉到了飞机跟前。

舱门滑开,一个身材矮小的中年男人走了下来。

"看看这是谁,唐纳德·皮尔斯,"男人假装惊奇地打量他,"我们有,怎么着,三年多没见了吧?"

"很高兴见到你还是那么矮,亨利*。"唐纳德用尽全力不让自己在说话时发出呻吟,"所以现在是你管事了吗?"

"我现在单干了,"亨利·麦基博士在他面前踱着步子,"自从上次在北达科塔的事之后,埃塞克斯就从研究所撤资了——毕竟我们弄丢了最宝贵的资产。"

"我应该说声我很遗憾吗?"唐纳德话音刚落,他的眉骨上方就挨了一拳。

"你的那张嘴还是那么能说,"麦基博士厌恶地甩了甩手,"不过叙旧到此为止了,皮尔斯。"

"告诉我,他在哪?"

"我不知道你在说谁。"唐纳德咬着牙说,温热的血顺着眼眶流下来,他几乎感觉不到痛了。

"X-24,"麦基博士看起来有点气急败坏,"他跟你躲在一起不是吗。"

"我从三年前就没见过他了,一直都只有我一个人住在这。"

"你在撒谎。"这次拳头落在了他的胃部,唐纳德晃了晃,干呕几声,又被两边的雇佣兵重新架起来。

一个队长走过来附在博士耳边说了什么,听完他的话,麦基揶揄地看着他。

"那你浴室里怎么有两只牙刷啊?"

唐纳德舔舔嘴角,咧嘴露出他的金牙,他猜自己现在笑得一定很难看。

"那是我男朋友的,怎么了,亲爱的?"

"皮尔斯,"麦基惋惜地叹了口气,"你要知道,他只是个实验品,一个没有感情的杀人机器,你不值得为他这么做,难道你还指望他会回来救——"

"Don!"

一声怒吼从漆黑的森林里爆发出来,鸟群飞离树梢,高大的松树在风中纷披摇动,发出一阵喧嚣。

夜色中,X-24正全速向他们奔来。

不,唐纳德瞪大了眼睛,这蠢狗。

"真令人印象深刻,"麦基勾起嘴角,难掩语气中的激动,"我猜这就是你男朋友了。"

他挥挥手,训练有素的雇佣兵便开始朝X-24合围。

"不!"唐纳德冲24大喊,"别过来!"

他看见装甲车上的铁笼——他们会活捉他的。

不远处,X-24已经和人厮打起来。

"24!"唐纳德两眼充血,拼命挣扎,"别管我!快回去!"

麦吉博士痴迷地地观察着X-24,仿佛是在看上帝最完美的造物。

"只要你在,"他得出了结论,"他就不会走了。"

24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,他浑身浴血,愤怒地挥舞狼爪。围着他的一群雇佣兵中间,有人拿出了特制的手铐。

唐纳德突然垂下头,笑了起来。

"你说得对,"唐纳德双肩耸动,笑容里透出歇斯底里的绝望。

"除非我不在了。"

他倏然翻转机械手指,扣住旁边人的手腕,用力一拉。那个雇佣兵被他拽得一个趔趄,反射性地去摸自己的枪。

这正合唐纳德的计划,他闭上眼,迎着枪口撞了过去——

"——别开枪!"麦基在一旁大喊。

一声枪响在他身前炸开,唐纳德还来不及发出什么声音,便斜楞着倒了下去。

他模模糊糊听到X-24绝望的怒吼声。

几秒钟,或者几百万年后。唐纳德发现自己躺在X-24的怀里,他的男孩死死抱着他,哆哆嗦嗦地试图拿手指去堵他的伤口。

鲜血从腹部汩汩流出,唐纳德躺在自己的血泊里抖个不停。他感觉好冷,现在明明还是夏天。

一滴雨水砸在他的脸上,过了一会他才发现那是24的眼泪。操,操,他的狼宝宝哭了。

"唐……唐……"X-24身上全是血,有他的,敌人的,还有他自己的。他红肿着眼睛,不停地呼唤他。

唐纳德费力地抬起手,想让他快点走,可张嘴发出的却是不成句子的气声。

原来这就是死亡的感觉,唐纳德想。他无力地垂下了手。

"不,不,"24浑身颤抖,他捧着唐纳德的脸,"醒醒!唐……"


"唐纳德!"


"醒醒!"


唐纳德猛地倒吸一口气,像溺水者终于呼吸到第一口空气,蓦地睁开了眼睛,一只大手托住了他的背。

天花板上斑驳的树影倒进眼帘。他缓缓地眨了两下眼,一时还分不清梦境和现实,接着发现自己满脸泪水。

X-24坐在他身边——他们在卧室里,没有麦基,没有雇佣兵。

他只是在做噩梦。

唐纳德攥紧拳头,X-24从喉咙里轻不可闻地哼了一声,狼爪铮地从指缝间弹出。唐纳德这才发现他一直用右手抓着24的手臂,机械手的力度大得几乎陷进皮肉。

他的男孩沉默地守在他旁边,一下一下拍着他的背,等他渐渐停止抽噎。

"我做了个梦。"唐纳德开口,声音沙哑。

"我梦见我死在你怀里。"他盯着天花板,仿佛还能看到梦里的那些人。

X-24搂紧了他,担忧地摸摸他汗湿的头发,又凑近亲吻他的发际。

他们就这么拥抱着,直到那些纷乱的面孔逐渐模糊。唐纳德听着24强有力的心跳声,再次睡着了。

他不知道X-24一直睁眼到天亮。


TBC


注:亨利·麦基博士(Dr. Henry McGee)是阿卡莱原来的副主管,在狼三护士偷拍的视频里出现过,被我拿来用了

评论(2)
热度(32)

© 木兰没长胸 | Powered by LOFTER